文化生活

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 > 文化生活 > 陜化文苑
吳穎散文:又到一年桃花季
發布時間:2022-03-21     作者:陜西陜化煤化工集團有限公司   分享到:

沿華州區東關楊巷村向北過潘陳兩公里,有一大片桃花林,已經存在十余年之久,是我每年必去的地方。不同于赤水的桃花,這里的桃花是以產業規模形式存在,之所以沒有赤水桃花有名,是因為沒有商業開發而已。說句實在話,赤水的桃花我是不屑去看的,那里的桃花都是小戶型,一小塊一小塊,我筆下的桃花能突然收割你的眼球,和陶淵明的桃花源境遇不一樣,一個是想象中的世外桃源,一個是現實中的美景存在。

1647858919378219.jpeg

插一句,這條路我走的是回憶。三十年多前,我在咸林上學,那時操心的是每周三大人能不能按時送口糧,也沒有境界顧及兩邊的景色,不過兩邊整齊參天的白揚樹還是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,多年過去印象變成了回憶,這條路成了我留在心底的路。好在后期發展了現代農業,許多經濟性作物成了首選,好多有眼光的外地人看中了這里的商機,在這里開發了多種農業合作社,典型的就是水果產業,幾千畝的桃樹林應運而生,也給人們提供了茶余飯后的休憩之地。

1647858927613509.jpeg

倒春寒阻礙了好多人的出游之路,但阻擋不了我的情懷,去看下廟的桃花是我每年的行程,雖然那地方在地域上還屬于東關,我的心里卻一直認為是下廟的地盤,因為下廟是我的家鄉,東關是必經之地,我默默地關注著花期,是日再續前緣,我來了。

 星期天午飯后,懶人的習性讓我睡了兩個小時,但是睡夢中總有一個聲音提醒我:到下廟看挑花去!三點自然醒,續連年之約牽狗成行。小時候家里有一條大狗,每天上學送我到大壩前,放學前準時在壩底等候,我把書包掛在狗脖子上,屁顛屁顛的帶回去,我在外邊玩到媽媽滿村喊吃飯才回家,所以我比較喜歡小動物。一年前,兒子突發奇想說要養條狗,妻子全力反對,我想辦法找了一條,妻雖責怪怎耐縱容兒子心切,也就默認了,兒子喜歡吃蛋撻,起名蛋撻。這條狗給了家庭無盡歡樂與煩惱,養了一年多,我給老母親說:“媽,你說現在把蛋撻送人去有人要不?”老母親說:“現在你把它送人就有些不習慣了”。在人的心里,狗只是一個寵物,但在狗的眼里,你是它的全部,狗狗看到你要帶它出門,激動的腿腳打顫。

說遠了,牽狗騎車奔向目的地,桃林依舊,這些年,因為市場的原因,桃樹少了很多,有些樹種更新后蓋上了大掤,以期求的更好經濟價值。露天的桃樹基本上都是老品種,根系已經很粗,仍然倔強的怒放,這也給我們這些懷舊的人許多慰藉。我選中了一片心儀的桃花林,愜意的找塊石墩子坐下,盡情享受這久違的感覺。樹林里有人在拍抖音,從言談舉止聽出來是幾個退休教師,看出來她們很快樂,一遍一遍的不厭其煩的翻拍,和烏克蘭水深火熱的戰亂生活相比,感謝我們生在一個幸福的國家,老有所依老有所養。

我把蛋撻放開,狗狗擺拖了束縛,在麥地里盡情撒歡,老樹雖顯滄桑花朵依然傲立枝頭,爭奇斗艷散盡芬芳,我拍了些照片,找了個地方坐下,也是尋找一種回歸自然的感覺,更多的是想找出從前的影子,如果沒有紛塵的打擾,在這種環境我能坐一整天,由此想到了唐寅的一首《桃花庵歌》。

說這些有些酸了,不知不覺兩個多小時過去,狗狗都累的吐起了舌頭,拍抖音的退休一個老教師說:“我回呀,該給孫子做飯了。”說罷四個人急急匆匆收了自拍桿,開著電動車一溜煙走去。

沒了陪襯,顯得照片沒有背景一般,略顯無趣,遂喚狗狗回家,蛋撻特別聽話,摩托一響自然跳到車上,路上順帶挑了些薺薺菜,也算是不枉出行大自然一趟,說好了晚上有友相邀,不能失約。晚上酒正酣,突發感想,酒友也理解不打擾,他喝他的,我寫我的,遂成此文,感謝理解。

最后用開喝的一句話詮釋此文,生日快樂。-----解釋一下:有生的日子每天都快樂。提示:去飯店喝酒碰杯之前說這句話有可能會混一碗雞蛋面。(吳穎)
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网址链> <网址链> <网址链> <网址链> <网址链> <网址链>